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康华生物8个上市问题待解 王振滔忽视了什么?

文章作者:www.adwalebaba.com发布时间:2020-02-15浏览次数:877

生活就像一出戏,你可以唱,我会上台。

在关注投机的资本圈时,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东西。2019年,大哥长生生物迅雷,被迫退出市场;2020年,这些“幸运”的康华生物充满雄心壮志,来到前台。

这个大型展览的开幕价值是什么?“外行”王振涛会交出什么样的资本答案?

作者:岚山

来源:铑宝铑宝研究所

1月16日,2020年将是11个交易日,康华生物首次公开募股将会成功。

招股说明书显示,康华生物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1500万股新股。计划为“疫苗生产基地一期建设子项目”、“研发中心升级”、“主营业务营运资金补充”净筹集9.97亿元。发行发起人是民生证券。

来自互联网的图片

单一产品

公共信息显示,康华生物在“中国鞋王”王振涛的资助下于2004年成立。它是一家集研发和管理于一体的疫苗生产企业。它是全国13家拥有全部疫苗生产能力的企业之一。同时,它是国内第一家生产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的企业。

2015年至2018年,康华生物收入分别为7100万元、9300万元、2.62亿元和5.59亿元,而康华生物净利润分别为1171.7万元、665.79万元、7445.79万元和1775万元。

虽然康华的生物拥有稀缺的资源(人类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情)并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而且已经成功了一段时间,但一些隐藏的问题仍然需要关注。梳理下有八个方面。

不难看出,2016年康华的生物净利润大幅下降,2017年和2018年分别飙升1018.34%和123.60%。

目前,康华只有两种商业化产品:人用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和冻干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分别于2011年和2014年上市。其中,狂犬病疫苗是利润的主要来源。

2017年和2018年,康华的生物收入和净利润激增,主要是因为该公司的核心产品狂犬病疫苗的销量增加。2017年和2018年,该产品销售了910,100剂和2,072,600剂,分别占本期狂犬病疫苗总批次的1.17%和3.10%。2016年,销量为344,900剂,占0.58%。在过去三年中,其产销率分别为76.80%、91.46%和92.85%。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7-2018年,康华生物冻干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分别实现销售收入2.41亿元和5.51亿元,分别占公司总收入的92.21%和98.53%。这一比例在2015年为84.41%,2016年为92.03%。

不难发现狂犬病疫苗的销售收入逐年增加,支柱效应越来越强。

相比之下,2011年上市的ACYW135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的表现要差得多,2017年至2018年的销售收入只有2040万元和821万元。

此外,从2016年到2018年,该公司分别销售了206,700剂、438,800剂和212,800剂该产品。2018年,销量同比下降一半,产销量分别为43.30%、144.20%和41.26%,降至三年来的最低水平。

就毛利率而言,过去三年,狂犬病疫苗的毛利率分别为92.13%、90.34%和94.79%。丙组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的毛利率分别为74.45%、78.98%和71.06%。狂犬病疫苗的毛利率明显高于后者。

同期狂犬病疫苗平均单价为270元/剂,丙组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单价为70元/剂。

可以看出康华生物制品的简化非常突出,其收入和净利润高度依赖狂犬病疫苗。这是它的第一个问题隐患。

作为回应,康华生物被一些公众评论为长寿事件的最大受益者和行业中的幸运者。永生被报道为劣质疫苗产品,即“冻干人狂犬病疫苗(Ve

这是什么级别?

以同行业为例,2016年至2018年,志飞研发投入分别为7562.29万元、9364.11万元和3700万元。

2016年和2017年,康泰分别在生物研发上投入6330.3万元和5.22万元。R&D对华生生物的投资分别为3.11亿元和3.33亿元。成都大学分别投入研发经费5888.93万元和5166.59万元。

不难看出康华生物的研发投资远不如竞争对手。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公众舆论怀疑他们依赖旧产品来创造收入和吃掉旧钱的原因。

相比之下,2016年至2018年,康华生物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900万、1.1亿和2.47亿,分别占收入的32.26%、42.3%和44.24%。

换句话说,公司大约40%的收入用于营销。

在销售费用中,促销费用分别占73.81%,85.51%和76.89%,2212.7万元,9474.63万元和1.9亿元,三年合计3.07亿元。

对比显示,2016年至2018年的推广成本是研发成本的10.75倍。在康华生物学中,对销售的关注超过了对研发的关注。这是第二个问题。

宋清辉,一位着名的经济学家,认为制药公司的费用有很多种,包括销售人员的工资,市场和商业推广等。其中,商业推广成本尤其敏感,一直是商业贿赂的高发领域。在实践中,医疗企业举行学术会议,通常邀请医生、经销商和其他客户单位。一些推广费用最终会以其他形式返还给客户。这也是医疗企业的“灰色地带”,监管部门对此也非常关注。

当然,疲软的R&D也阻碍了企业的持续稳定发展,尤其是在增长方面。

据媒体报道,目前有四个项目正在研究中。只有在“吸附破伤风疫苗”进入临床之前,其余疫苗仍处于实验室研究阶段,无法估计上市日期。

换句话说,在一定时期内,康华生物学的表现仍将取决于现有两个列出类别的支持收入,尤其是狂犬病疫苗。

照片来自互联网

低容量利用率和高应收账款

有趣的是,康华生物计划在此次IPO中筹集9.97亿元,主要不是用于新产品研发,而是大规模扩大生产。

根据招股说明书,康华生物计划为两个项目筹集资金,即温江疫苗生产基地一期工程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以及与其主营业务相关的营运资金补充项目。

其中,温江疫苗生产基地一期和R&D中心建设项目分为两个子项目:疫苗生产基地一期和R&D中心升级。项目总投资7.27亿元,其中疫苗生产基地一期建设投资6.25亿元。研发中心已投资1.03亿元用于升级改造和建设子项目,上述募集资金超过总募集资金的70%。

数据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目前康华生物学冻干人狂犬病疫苗的产能约为每年300万疫苗,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4.97%、33.17%和74.40%。ACYW135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的生产率利用率分别为47.73%、30.08%、51.57%,两种疫苗的生产率利用率明显处于较低水平。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结合技术创新,公司的狂犬病疫苗生产能力将在未来5年扩大到1100万单位/年,是目前生产能力的3.67倍。

所以,问题就在这里。目前,狂犬病疫苗生产能力利用率不高。新的800万台/年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会有闲置资源吗?衍生品风险有多大?这是第三个问题。

让我们再看看应收账款。

2016年至2018年,康华生物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7094.27万元、8100万元和9100万元

为了筹集资金,康华生物抵押了自己所有的财产和土地。在此次首次公开募股中,该公司计划筹集2.7亿元来补充其营运资金。

价格差异愿意成为“冤大头”吗?

不难发现康华生物有点激进。

与此同时,关键销售定价的表现也令人费解:差距是几倍。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6年康华生物的前五大分销商是国药控股上海生物医药公司、北京中伟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安徽怡化制药有限公司、重庆汇昌生物医药制品有限公司和江西丰城制药有限公司,康华生物对分销商的单价为议价,分销商获取订单的方式为直接订购。

虽然他们都是排名前五的经销商,但是同一个产品康华生物的单价却完全不同。

其中,康华生物冻干人狂犬病疫苗单价为263.11元/剂,上海生物为133.01元/剂,北京中卫为114.56元/剂,安徽仪化为114.56元/剂,重庆汇昌、江西丰城为113.59元/剂。

ACYW135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性能更惊人:上海生物的单价是50.49元/剂,北京中卫的单价是9.80元/剂,相差4倍。

2016年,上海生物、北京中卫、安徽怡化、重庆汇昌、江西丰城五大经销商分别占康华生物主营业务收入的14.58%、0.78%、0.74%、0.73%和0.61%。

尤其是上海生物,作为最大的卖家,确实感觉有点上当受骗。一方面,销售价格远远高于其他经销商;一方面,销售额是其他经销商的几十倍。

销量大,但单价高得多,明显违反了“量大从优”的市场销售惯例。

那么,上海的生物学愿意当冤大头的逻辑是什么?其他供应商青睐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价格差异有什么可疑之处吗?这是第五个问题。

然而,除了定价,一些供应商似乎没有好运气。

2016年,康华生物第二大经销商北京中伟公司因《药品经营许可证》被暂停合作。

根据招股说明书,北京中伟从2012年开始与康华生物建立业务关系,销售康华生物的两大产品。根据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处罚文件,2016年10月20日,北京市朝阳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药品经营许可证》予以撤销。

此外,第三大经销商安徽怡化并不担心。其销售人员卷入了山东的一起非法疫苗案件。

根据公开信息,山东警方在2016年3月破获了一起价值5.7亿元的非法疫苗案件。疫苗销往24个省市,没有严格的冷链储存和运输。疫苗包括25种针对儿童和成人的二级疫苗,而二级疫苗是指公民自愿自费接受的其他疫苗,包括狂犬病疫苗。

2016年3月23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厅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调查通知。通知称,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知中部分人员的身份已初步确认,其中简是安徽怡化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业务员,据悉怡化药业自2013年起与康华生物建立业务关系。作为康华的生物经销商,怡化医药将在2016年《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修订后成为康华的生物经销商。

来自互联网的图片

落入贿赂网

从个人角度来看,康华也有很多生物问题。

作为康华生物学的一个支柱产品,冻干人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的注册和批准曾经受到贿赂。这是第六个问题。

据《公共证券杂志》报道,康华生物在招股说明书中称“该公司的冻干人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是目前中国第一个经过层析纯化的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疫苗申请被批准注册花了三年时间。2008年,康华生物冻干人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获得该药物临床试验批准,并于2009年申请国内注射注册

根据司法文件网的一项判决,尹红章承认他在2008年遇到了康华生物公司总经理周某,当时周某说公司有一种冻干的人用狂犬病疫苗,并希望处理好。2011年下半年,去成都开会时,周给了他5万元现金。此后,冻干人狂犬病疫苗通过了技术审查。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收受贿赂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其中收受亲生周的贿赂。

多重疫苗事故

此外,康华生物公司提起的诉讼显示,该公司涉嫌销售过期疫苗。

2017年11月,康华生物对该公司的客户河北健康与国防生物制品供应中心提起诉讼,要求支付796万元。中华人民共和国初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人民法院(2017)川0112第5385号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河北省卫生与国防生物制品供应中心不承认其欠款数额。判决书中提到,康华生物向被告发放的306.255万元的货物在交付时已经过了很长的保质期,因此被告无法进行三级批发销售。

此外,近年来,康华生物也卷入了几起疫苗事故诉讼。

2014年11月19日,一名34岁的上海复旦女硕士在接受成都康华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新上市生产的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治疗后,出现了严重的全身过敏性皮炎、突发性耳聋、缺氧缺血性脑病、癫痫等严重疾病和永久性残疾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的另一个产品ACYW135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也发生了事故,被法院认定为有缺陷。

2014年9月21日,邓亚驰的孩子的父母接到村里的报告,说孩子接种了康华生产的“麦可信”ACYW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引发了过敏性紫癜肾炎的长期疾病。邓亚驰的父母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法院裁定,康华公司生产的疫苗中的缺陷是邓亚氏病的主要原因。

值得强调的是,2018年,行业领军人物长生被疫苗欺诈事件击败,成为a股首起强制退市案件,大哥高更是触犯了刑法。

惨痛的教训告诉从业者,药品安全不是小事,产品质量是企业生死攸关的红线。所以,面对上述问题,康华公司是否也应该有一个良好的质量观,注意饮食时的基本饮食习惯。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这是第七个问题。

互联网图片

王振涛的机遇与挑战

这值得王振涛深思。

数据显示康华生物是上市公司奥康国际的兄弟公司。后者的主要业务是制鞋业。两家公司的真正控制者王振涛被称为“鞋王”。王振涛直接和间接控制着康华生物39.81%的股份。作为康华生物的主席,他实际上决定管理康华生物。

可以说,虽然王振涛是商业大亨,但他没有生物学或医学背景。因此,在康华生物技术研发的早期阶段,王振涛“挖走”了蔡勇、周蓉、李胜友和陈怀功这四位核心技术骨干。其中,前三名来自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陈怀功来自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

据早期媒体报道,制鞋企业奥康瑙尔突然进入不相关的制药行业,该行业对此并不了解。就连朴侃也曾说过,他用同一条生产线“白天做鞋,晚上做药”。为了避免误解,奥康瑙尔集团创造了一个与奥康瑙尔的名字无关的康华生物。

现在看看这些公园管理员和嘲笑者看起来有多肤浅。

一方面,自2016年以来,由于行业原因,王振涛皮鞋行业进入了一个寒冬。奥康国际的净利润逐年下降。

另一方面,在2018年,康华比奥

上海一位关注医疗大领域的私募人士指出,常胜生物假疫苗爆发后,常胜生物退出市场,营业执照被吊销。狂犬病疫苗的生产能力不足,这使得类似的疫苗公司,如康华生物获得增长机会。

《疫苗管理法》于2019年12月1日正式实施,标志着中国生物制品,尤其是疫苗产业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中国疫苗行业协会会长冯多佳表示,中国生物制品行业目前面临重大机遇和挑战,也是一个最好的发展时期。

众所周知,狂犬病的潜伏期可长达数十年,其治疗效果也备受关注。康华生物旗下的冻干人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在中国处于领先地位。

从这个角度来看,康华或王振涛的生物是幸运的,并享受着巨大的利益。

然而,两者都有很多问题。

一方面,只有康华生物在国内市场生产和销售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然而,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发布的数据,多达6家企业提交了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临床试验申请,其中包括北京闵海、成都生物制品研究所、耐克、芝罘龙克马、成达生物和浦康生物。

此外,领先的民营疫苗企业康泰生物也在研发人二倍体狂犬病疫苗,该疫苗于2019年8月27日披露,并已获得临床试验总结报告。

很明显,将来会有很多人来分享市场红利。康华的生物是否能占据王位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的冻干人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新药证书》已经过了保护期,因此如果其他疫苗公司成功开发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并实现其营销,则存在竞争风险。

根据招股说明书,康华生物于2005年开始研发冻干人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2012年获得本产品《药品注册批件》和《新药证书》;2014年,该疫苗获准上市,目前是国内唯一上市的人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

俗话说,瘦是最重要的。康华生物冻干人狂犬病疫苗的毛利率为,比贵州茅台高出近95%。

然而,《新药证书》的保护期也在最近几年到期,这意味着其他疫苗公司将能够开发和销售人类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一旦成功,康华的生物盈利能力可能会受到挑战。这是第八个潜在的问题。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仅在康华生产,因此有利可图。近年来,其他研究机构和制造商已经逐渐取得突破,我相信他们将很快打破康华在这一产品上的生物垄断。

这对康华生物来说显然更为紧迫。

另一方面,疫苗的生产和销售趋于稳定,并受到中央人民检察院批准的限制。

2017年,康华人用冻干狂犬病疫苗批次为995,100,2018年为2,223,100,分别占2017年和2018年全国人用狂犬病疫苗批次总数的1.28%和3.34%。

据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统计,随着狂犬病发病率逐年下降,医疗机构每年发放的狂犬病疫苗数量呈现2-3年的小周期补充采购。市场需求相对稳定,爆炸性增长很少见。

换句话说,在一个供应更加稳定的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

康华生物坦言,如果公司未来不能成功开发新产品,市场拓展不如预期,或者潜在竞争对手成功开发人类二倍体细胞狂犬病疫苗并在市场上销售,公司的利润水平可能会因产品结构相对较差而下降。

价值背景更重要。

这显示了研究和开发在康华生物学中的重要作用。

一个坏消息是根据2001年11月康华生物首次公开募股的招股说明书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