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四川长虹:利润增长压力之下 改革拧紧发条

文章作者:www.adwalebaba.com发布时间:2020-03-01浏览次数:1166

"戴上口罩,轻胸标签,保持距离,测量体温."2月10日复工的第一天,长虹制造厂大大小小的门上挂着红色的横幅。在走廊、车间、办公室和公共区域,定期会有清洁人员携带喷雾器进行消毒。在单位的每个大门前,都有一个特别指定的人用温控枪“扫描”进入者。公司已经准备了大型食堂,但是在特殊时期,也鼓励员工自带食物。这家餐厅被安排成一个“考场”,但容量有限,只能在露天摆餐桌。到达岗位后,员工们依次戴上防护面具.

2020年不顺利,受肺炎疫情影响,企业复工困难重重。但目前,四川长虹在绵阳的子公司自2月3日以来已恢复有序运作。2月10日,长虹实现绵阳全面复工,复工率达92%。长虹表示,公司上下游供应链的供应形势总体平稳。此外,其场外子公司将按照当地企业复工的相关规定执行。截至2月8日,长虹已向所有分支机构发放了126万个一次性口罩、1924瓶/桶消毒剂和1098支温度计。

许多网民说2020年将是人类迎接重大考验的一年。对长虹来说,2020年也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净利润连续三年下降

年前,四川长虹宣布预扣2019年度业绩。公告称,四川长虹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4500万至6500万元,同比下降约80%-86%。归属于股东的非净利润预计为-4.37亿元至-4.75亿元。年报正式发布后,四川长虹净利润将连续第三年大幅下滑,盈利周期需要打破。

四川长虹将2019年净利润的大幅下降归因于预削减公告中的主要产品之一彩电的损失。

长虹认为,从行业角度来看,2019年国内彩电零售市场将会越来越疲软,销量和销量都将明显下降。激烈的价格竞争将极大地挤压彩电企业的利润空间。另外,就四川长虹本身而言,随着用户购买行为的变化,公司的渠道升级和调整相对滞后,渠道销量不高。营销系统的改革包括促进渠道升级和人员优化,这在短时间内增加了成本消耗,并对零售终端产生不利影响。此外,公司的产品生命周期管理需要加强,与行业内其他企业相比在效率上存在差距。

业内人士向中国家电网透露,四川长虹目前的困境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多元化格局尚未突破。第二,战略定位不明确。第三,国有企业与政府的关系需要理顺。

混合改革和转型已提上日程。

事实上,长虹早就意识到了它的问题。在2018年长虹建设60周年庆典上,长虹集团董事长赵勇提出,未来在企业体制和机制改革层面,长虹集团应实施混合改革,推进控股集团整体上市,引进核心员工成为股东,为核心人员戴上“金手铐”。在行业层面,要加快退出不符合长虹发展方向的行业,减少子公司和太阳公司的数量。在此基础上,长虹设定了2020年的收入目标,即到2020年实现销售额1500亿元。到2025年,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到2020年,总利润将达到20亿元。

在长虹集团的整个体系中,除了以四川长虹和长虹美菱为代表的上市家电外,还有很多未上市的军工、房地产、家居等行业。然而,其利润来源更多地集中在电视行业

股权分置改革是指政府将以前未上市流通的国有股和其他未流通的股票进行流通,即国有股减持并转让给其他投资者。据悉,截至2018年,国有股等非流通股的市值将达到1.62万亿,约为流通股市值的两倍,而内地沪深交易所的市值为2.45万亿。企业股权分置改革有利于激活资本,引入市场化的激励和约束机制,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2006年,四川长虹提出股权分置改革时,公司希望解决大股东长期占用资本的问题,巩固公司非生产性资产,优化资产质量,从而促进企业的长远发展。

报告提到,自股权分置改革实施以来,通过定向回购和资金转换增资,公司总股本从21.64亿股增加到46.16亿股。最大股东长虹集团将其持股从改革前的8.42亿股降至5.76亿股。公司总股本由21.64亿股变更为18.98亿股。此外,另有31名有限出售条件的流通股股东向长虹集团偿还了在公司分离改革中推进的对价股份。一些观察人士指出,2020年初再次提出股权分置改革,可能意味着今年将是四川长虹股权分置改革取得初步成效的一年。

进入2月中旬,肺炎疫情对资本市场产生了负面抑制作用。国家先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释放资本流动性,减轻税收负担,但远水难收,近水难收。企业自助是根本措施。为了拓宽融资渠道,确保资金安全,四川长虹宣布了支持海外应收账款资产的专项计划。该公司计划将约10亿元的海外收入证券化,并将“账户”转化为高流动性的现金资产,从而达到激活股票、支持公司面向未来变革的目的。

智慧重启

在四川长虹的产业布局中,“智慧”再次成为关键词。早在2013年左右,长虹高管就意识到智能将成为未来行业的主题。然而,在一系列“智能”产品推出后,四川长虹在智能产品和应用上的布局有些“无力”。

2019年11月,长虹召开了名为“智能重启”的新闻发布会,这意味着长虹将战略布局重新聚焦于产品智能之路。

在转型和利润增长的双重压力下,四川长虹在2019年开始从内部和外部“调节”自己。在产业方面,主要是排斥低效产业,强调资源积累,促进企业重组。在渠道方面,优化整合国内营销体系,促进直接消费者的营销转型,提高效率;在操作方面,主要是降低管理成本,提高资产周转效率,促进现金流控制和存货应收效率。

这些措施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四川长虹经历了久违的收入反弹,同比增长约16%,这是该公司自2018年第一季度以来首次回到两位数的增长轨道。此外,其库存周转天数缩短了10至72天;平均收集期也缩短了2至40天。

行业研究机构Oviyun.com预测,肺炎疫情过去后,14亿“孤立”的中国消费者被压抑的消费热情可能会爆发,并惠及各行各业。在疫情期间,“家庭社会互动”的加强可能会促进对“智能屏幕”产品的需求,并在疫情结束后催化实际的购买行为。

财富?灾难?

2020我们在新的一年里被烧毁;中国的每个人都在期待今年是否会有“上帝的逆转”。四川长虹一定更期待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