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无需为近年农民工增速下降而担忧

文章作者:www.adwalebaba.com发布时间:2020-01-21浏览次数:1825

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2016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截至2016年底,农民工总数达到2.8171亿,比上年增长1.5%,比上年增长0.2个百分点。这也是自2011年以来移民工人人数的首次增加。农民工月平均收入为3275元。

《报告》指出,2016年中国农民工总数将继续增加,主要来自当地农民工。当地农民工是指在户籍所在地的乡镇工作的农民工。在2.8亿多农民工中,本地农民工1.1237亿人,比上年增长3.4%,比上年增长0.7个百分点,占新增农民工的88.2%。农民工中,城市农民工1.3585亿人,比上年减少157万人,降幅1.1%。

近年来,农民工的增长率大幅下降,从2011年的4.4%降至2015年的1.3%,2016年略有回升,仅为1.5%。

主流学术观点认为,近年来农民工的增长率大幅下降,首先是因为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近年来已降至较低水平,其次是因为40岁以上农民工返乡的可能性大幅增加,而40-45岁的农民工人数几乎是16-20岁农民工的两倍。

作者认为,在上述两个原因中,理由一不够令人信服,理由二目前无效。移徙工人增长率的急剧下降在很大程度上与他们在城市的主动或被动定居有关。

对主流观点的评论

首先看看原因一。近年来,劳动年龄人口有增有减,这必将影响农民工的增长速度。然而,这种说法的成立有一个前提:即农村没有多少劳动力能够进入城市,但由于各种原因尚未进入城市。但事实并非如此。对于50岁以上的人来说,2015年全国的移徙工人人数为4967万。然而,在同一时期,至少有1.4亿50岁以上的农村工人仍在工作,前者仅占后者的35%。这一比例比21-30岁农村年龄组的相应比例(3/4)低40个百分点。即使这40个百分点中只有一半能成为农民工,仍有2800万。换句话说,移徙工人增长率的相应变化不能从工作年龄人口的变化中直接推断出来。

再看看第二个原因。即使民工回家,他们的目的地也不仅仅是农业。有些人可能在自己的乡镇工作,成为当地的农民工。有些人可能住在村庄里,在邻近村庄和城镇以外的城镇工作。据统计,后者仍然是移徙工人。由于缺乏根据移徙工人和当地移徙工人统计的年龄组数据,作者无法量化回国对40岁以上移徙工人人数的影响。然而,统计数据显示,在“十二五”期间,30岁以下的农民工数量正在减少,31-40岁的农民工增长率仅为一位数,但41岁以上的农民工数量却在急剧增加。具体而言,41-50岁的移徙工人人数增加了45%,50岁以上的移徙工人人数增加了近60% (NSO: 《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可以看出,即使40岁以上的移徙工人返回家园的现象存在,这也不是移徙工人增长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定居城市的影响

从质的方面来说,户口是农民工。一旦农民工在本市定居并获得本市常住户口,他将从农民工转变为本市常住户口。如果其他条件保持不变,农村地区的农民工数量将随着获得城市户口的“原”农民工数量的增加而减少。

有多少农民工已经在这个城市定居?作者没有发现这方面的任何数据,只能根据以下数据进行粗略计算。具体步骤如下:

第一步,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相关数据,到2015年底,总计

第三步,到2016年底,中国大陆总人口将达到13.8271亿,其中城市居民7929万。同期,全国就业人口7760万,其中城镇就业人口4128万。这意味着全国就业人口比例分别为56%。城市常住人口,52%;农村居民人口(-)(-)=61%。因为这里讨论的是在城市定居的原农村就业的人数,作者选择了61%。

第四步,袁祥村的一些就业人员起初不是农民工,包括(1)过去在农村工作的劳动力;(二)劳动力因年龄原因无法工作,也无法找到非农工作的;(3)承担重要家庭责任(如怀孕、抚养子女或孙辈)的劳动力;(4)难以为慢性病患者和具有一定工作能力的残疾人等找到合适的工作。

开始时,有多大比例的农村员工不是农民工?如上所述,截至2016年底,按常住标准计算,共有3,617万农民工,全国共有2.8171亿农民工,其中农民工1.6934亿,本地农民工1.1237亿。当地农民工在自己的乡镇工作,应属于按常住标准计算的农村就业人员。有户籍的农村就业大致相当于有常住户口的农村就业和农民工。可以看出,有户籍的农民工在农村就业的比例约为:( )=53%。

合计,因定居城市而转为城市工人的农民工人数约为2120×78%×61%×53%=535人(万人)。

2016年,全国农民工人数比2015年增加424万人,增长1.5%。这一增长率是在数百万移民工人因为定居在城市而离开移民工人队伍的基础上实现的。如果这些定居的“前”农民工不换工作,那么从劳动力市场的角度来看,2016年农民工的增长率将增加1.9个百分点,达到3.5%,绝对增长率超过900万,接近2012年的983万。即使当年在该市定居的移徙工人人数在500多万的基础上翻了一番,绝对增幅也接近700万,超过了2013年的633万。进城务工人员的数量之多足以影响对农民工劳动力市场变化趋势的整体判断。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作者认为城市化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城市定居不会导致农民工改变职业。

在前些年的研究中,作者注意到城市居民的平均消费支出是农村居民的三倍,城市房价是农村住房建设的六倍左右。现有农民工的平均收入只能在“城镇工作、家庭成员和农村家庭住房”的条件下维持家庭生活。因此,笔者得出结论,在现有职业和收入的前提下,如果没有条件转行,绝大多数农民工不具备在城市定居的经济能力。

事实上,确实有一些农民工家庭已经在这个城市定居。但在我看来,他们属于少数有特殊机会的农民工。

让我们先看看那些在城市和乡村定居的居民中占大多数的人。由于城乡定义的变化,他们被动地获得了城市住宅。首先,从“村”到“居”、“县”到“市”或“区”的转变只能发生在城镇周围(尤其是大中城市),在那里村庄已经相对富裕,工人对他们的工作感到满意。其次,买房成本是农村居民进城后生活费用增加的最大部分。然而,在被动城市化的过程中,农村居民并没有在集体免费分配的宅基地上自行建造的原有房屋中移动和居住,这意味着他们只花了钱在村里建造房屋和居住

以上分析表明,无论什么样的农村居民城市化,在城市定居并没有使他们离开低端、劳动密集型的劳动力市场,转向农民工。统计数据中农民工的增长率确实大幅下降,但如果把已经在城市定居的“前”农民工包括在内,增长率不会下降那么多。此外,减少移徙工人的人数是城市化的目标之一,因此社会各界不必为移徙工人增长率的下降而烦恼。

(作者: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