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关注中小学生减负:学校减负了 家长为何更累了

文章作者:www.adwalebaba.com发布时间:2020-01-30浏览次数:1669

关注中小学生的减负,痴迷于“减负”或“补课”,发送小组短信布置作业,并按时间表复习。当“减负”的消息再次传出,禁令更加严格时,北京一家上市培训公司的股价立即上涨,这说明这家以中小学生为主要对象的培训机构做得越来越好,为什么家长们会更累呢?由此发出的信息是,虽然越来越多的中小学和教师正在减轻学生的负担、考试和家庭作业,但进入培训机构的“自愿”和“增加负担”儿童的数量正在增加。

这是减轻负担的复杂现实。

保持好高中的机会

初中生反对“减负”:压力的增加远远超过了“减负”的愿望

在北京的所有区县,老百姓一直认为西城区的学校相对均衡,学生的学业负担相对轻。然而,在清明节的第一天,西城区的一名初中生小李下午上了“课”。她去培训班参加考试了。学校减轻了负担,减少了作业和考试,培训机构的班级和考试数量也增加了。

小李告诉记者:“老师说如果你现在减轻负担,将来后悔就来不及了。”不仅培训班的老师这样说,学校的老师也这样说,只是后者没有公开这样说。

小李的母亲是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央媒体工作者,她直言不讳地表示不同意“减负”:学校已经减负,孩子们只能去校外培训机构,但培训机构很开心。

小李去了一所着名的西方城市学校,教师提高课堂效率的能力在教育界是众所周知的。但是父母说:“每个人都在修补,你不必去尝试!重点高中的入学竞争比大学更激烈。只有十分之四的学生有机会,谁敢不补课?”

自从北京提倡减负以来,学校确实减少了家庭作业的数量。小李说:“我不再感到放松,不再感到疲倦,心中更加不确定,不参加培训课程,我不知道自己的知识掌握得有多好。”

在西城区的另一所着名学校,10多个三年级班级被分为普通班、实验班和竞赛班。竞赛班的一名学生通过参加课后数学课赢得了赢得初中的机会。初中毕业后,父母不让他们的孩子参加培训班,结果总是“在落后状态下保持稳定”。学生们告诉记者,除了极少数没有参加培训课程的学生之外,班上的大多数学生都“非常忙”,因为他们放学后必须赶去参加培训课程。为了保护他们上好高中的机会,全班甚至找不到放学后做卫生工作的人。

不想落在后面,回到培训课程

放假的学生:听老师的话,他们在假期没有参加培训课程,在学期开始时倒数第三名。

小志在北京海淀区的一所着名学校学习,非常喜欢他的学校,觉得这所着名学校的教师水平远远高于他小学的培训课程。在学年开始时,校长和老师向家长们介绍说,学校应该进行课程和教学改革。他们希望父母能合作,孩子们能在学校好好学习,而不是去外面的培训班。这个消息让小智和他的父母兴奋不已。

去年寒假,小智和他的父母去三亚过春节:“放松和休息。我只是看书,做一些作业,没有去补习班。”春季学期开始后,第一堂数学和英语课是考试,全班有40多名学生。成绩好的小志愿者排名倒数第三,寒假期间没有参加培训班的3名学生都落在后面。

这学期,肖智要求家长报名参加校外培训课程。

海淀,一所着名的学校,是汽车

为什么学校一开始就参加考试?学校的课堂教学如何成为油炸培训班的“剩菜”?这种课堂改革的状态是否符合改革者的初衷?

小学“放羊”后,很难“控制”小学生的家长:学习习惯的培养应从家庭作业开始。每个人都应该让孩子们自愿做作业。

北京朝阳区的一所小学停止给一年级学生布置作业后,一位家长开始给家长发短信布置作业。每天一次,非常准时,他的专业精神和职业精神让家长们甚至怀疑他只是教师的代言人。名教师充当假家长的手,逃避北京市教委严格的减负命令。“孩子们不做作业,他们没有很好的知识掌握,很难形成学习习惯。小学“放羊”后很难“控制”短信中的这句话让这个班的大多数家长选择自愿遵守,孩子们又做了作业。

减负令第一次发布时,海淀区一所小学低年级仍有书面作业。后来,“风越来越紧了”,作业不见了。父母开始有点不舒服: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孩子每天都在学什么。因此,老师每天给家长发短信,告诉他们一天的学习进度和明天的学习安排。许多父母开始让他们的孩子在此基础上复习和预习。

当孩子们没有作业时,不仅父母担心“知识贫乏”和“学习习惯无法形成”,许多习惯作业的老师也更加担心和不舒服。一些老师从一开始就担心作业,不得不减少作业,最后担心被发现而不做作业。他们的心和父母也很困扰。海淀区一名一年级小学生的家长告诉记者:“这样的老师非常负责。他们是为了他们的孩子。你为什么指控他们?”

一位来自北京一所着名学校的语文老师,记者知道他课后很少布置作业。对学生的要求是“在课堂上遵循我的想法,认真听讲,确保中文成绩没有问题”。

但问题是,当教师的素质已经大大提高,课程改革越来越深入时,现在这样的教师仍然不多。甚至在她的班上,许多学生都在参加外语、数学和其他科目的培训课程。

教育部门正在努力减轻负担,学校正在减少作业量,教师正在提高课堂效率,但是培训课程仍然很热门,学生的负担仍然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