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普莱德乱局背后:上市公司不宜盲目跨界并购

文章作者:www.adwalebaba.com发布时间:2020-03-07浏览次数:1228

Time Chart

Original Title:Puulaid混乱的背后:上市公司不应该盲目跨国并购

东方精工并购Puulaid,跳进一个他们完全不熟悉、几乎没有关联的行业。

经过几次争论,普鲁莱德的混乱似乎已经结束。最近,东方精工发布了一份通知,就绩效薪酬争议达成一揽子解决方案。公司以1元的价格回购了原股东在普鲁莱德持有的股份,相应的补偿金额为16.76亿元,并办理了注销手续。该公司以15亿元的价格出售了Puulaid 100%的股份,2019年的业绩补偿被取消。

作为回应,11月29日晚,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该公司解释此次买卖的实际损失。起初,收购成本为47.5亿元,但现在业绩和销售收入的补偿只有30多亿元。

2016年7月,专门从事智能瓦楞纸箱包装设备的东方精工宣布将以47.5亿英镑的价格收购电池组公司Puulaid 100%的股份。普乐力的股东,即东方精工的交易对手,包括北大第一、北汽生产投资、宁德时报、福田汽车等。其中大多数是普鲁莱德的上下游企业。由于对Puulaid在履约承诺期内的实际履约情况意见不一,双方就履约赔偿发生了争议。

东方精工在收购普乌拉德时冒了很大的风险,因为普鲁德的运营主要依靠其上下游行业的对手股东的协助。如果这些股东不再照顾他们,他们的业绩可能得不到保证。这项交易达成了一项赌博协议。交易对手承诺Puulaid在2016 -2018年的业绩将分别不低于2.5亿元、3.25亿元、4.23亿元和5亿元。

2019年2月27日,普鲁利德管理层向东方精工提交了财务报告,显示普鲁利德2018年实现利润3.1亿元。然而,东方精工不同意这一点。该公司认为其实际损失为2.19亿元。原因是上、下股东不符合会计准则规定的确认条件,要求普鲁莱德的五位股东按照原履约承诺赔偿26.45亿元。

东方精工与普鲁莱德合并,投身于一个他完全不熟悉的行业,几乎与自己没有任何联系。它很难消化和吸收。其经营业绩取决于交易对手的谨慎。甚至目标公司的管理层也依赖于其对手。争端结束时,普鲁莱德单独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这表明东方精工似乎没有对普鲁莱德实现有效控制。

在收购之前,Puulaid是一家创新型公司。收购后,研发团队逐渐流失,甚至公司的售后服务也外包给了对方股东。一些人指出,该公司沦为一个没有竞争力的加工车间。可以想象,一旦业绩承诺期过去,Puulaid的持续运营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或者仅取决于交易对手的情绪。

应该说,东方精工快刀斩乱麻,及时坚决地阻止了并购目标的损失,这是非常正确的,否则拖延的后果可能会更严重。然而,如果上市公司对跨国并购采取谨慎的态度,不跳进并购这个大洞,岂不是没有损失?事实上,有统计表明,国内外70%的并购最终失败,而在中国,只有20%的并购成功。许多并购只会让上市公司的情况更糟,尤其是跨国并购。

跨国并购往往使上市公司难以有效控制目标公司,这仍然是两层皮或油水。即使上市公司派出人员参与基础资产的管理并有效控制基础资产,一些交易对手仍以此为借口,认为基础资产的经营业绩达不到承诺的业绩,并因此向公司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