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战“疫”一线的医生日志:医院就是上甘岭,我们守得住!

文章作者:www.adwalebaba.com发布时间:2020-03-24浏览次数:1588

战争第一线的医生杂志《流行病》:医院是上甘岭的,我们可以保留它!

1952年的上甘岭战役创造了世界大战史上的奇迹。面对恶劣的生活环境,志愿军士兵表现出顽强的战斗意志。这是上甘岭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锻造的精神。人听从党的指示,勇敢顽强,努力工作,团结友好,严守纪律。有人说,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战争形势和战争观念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上甘岭精神已经过时。然而,支持湖北抗击疫情的经验让我们深刻认识到,上感岭精神是不可磨灭的。

我来自北京大学国际医院的医疗团队正在支持湖北省鄂州市。鄂州离武汉只有60到70公里,更多的人从武汉回家。鄂州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也是除武汉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在我们出发之前,当地大约有300例确诊病例。我们来了一周,确诊病例增加了近1000例。然而,医疗基础薄弱,医院床位和医务人员短缺,困难重重。

鄂州市的重症病例基本上集中在鄂州市唯一的三级医院,鄂州市中心医院。这是我们医疗队工作的地方。

当医院领导第一次与我们见面时,他们非常坦率地告诉我们,他们医院的硬件条件相对较差,但当我们真正进入医院时,我们意识到工作环境有多严峻。病房是由内科大楼重建的,防护材料非常缺乏。重症监护室有12张床,但只有4张床为气管插管病人的呼吸机提供氧气。其他病床上的病人只有在插管且压力不足的情况下才能使用单人高氧罐供氧。每个氧气瓶只能用大约2个小时,需要医务人员反复运输氧气瓶。起初,我甚至不能在床边做胸部x光和超声波检查。我预约了,有时我要等两三天才能完成。

我已经习惯了大医院的工作环境和一流的设备。当我来到这里,我突然觉得自己像“小米加步枪”。

“事实上,在来这里之前,我们在心理上已经为:做好了准备,要打一场持久战,一场恶战。”湖北北大国际医院医疗队队长、急诊科主任秦玉红是一名军人,他经常说:“既然是一场恶战,就不可能有好的条件。没有条件,我们可以创造自己的条件。”因此,在到达鄂州中心医院后,北京大学国际医疗队并没有贸然投入战斗。在做好成员培训的同时,还对病房环境进行了现场检查,并根据传染病诊断和治疗的需要提出整改建议,尽可能满足传染病诊断和治疗的标准和要求。

医院暂时将CCU改为RICU,因为它的无知。病房里没有负压病房。我们从窗户上敲掉了几块玻璃,安装了一个大型风力排气扇。虽然不符合负压病房的标准,但总比没有负压条件好。单人高氧罐,每个气管插管病人每天需要十个以上的氧气罐,我们的护士和姐妹们一个接一个地把它们带进来,用完之后一个接一个地拿出来(图1);我们医疗团队的N95口罩已经缺货近一周了。然而,由于美国的各种限制,北京大学校友会在美国订购的1万个N95口罩无法运回中国。幸运的是,在我们出发前,医院为每个人准备了几个备用口罩,并且能够度过难关。

2月29日的一次紧急事件让所有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那天中午,当我们医疗队的急诊部医生薛莹和我接手时,我们的同事告诉我们,这位80岁的病人在30号病床上的血氧饱和度一直很差。因为没有足够的中央供氧,病人呼吸机只能用氧气瓶来供氧。

那天和我们一起工作的是我们医疗队的手术室

秦宇宏出生在军队。他经常用“上干岭战役”的例子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上干岭精神”来鼓励每一个人。他需要团队的力量和智慧来弥补硬件的不足。“每个人都必须努力拯救病人。每个人的“发条”都是最紧的。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病人无法挽救他们。”

几个危重病人肾功能不全。尽管条件艰苦,医疗队还是设法找到了透析机,希望病人能有机会通过血液过滤恢复健康。医疗队的秘书刘坤鹏戴着三层手套穿刺3名危重病人的中心静脉。

截至3月2日,鄂州北京大学国际医疗队共收治19例患者,其中重症患者7例,危重患者12例。6例患者因病情较轻而转院,3例接受持续心肺复苏术,6例接受中心静脉留置术,1例接受胸腔引流管留置术,15例接受胃管留置术,12例接受尿管留置术,共15例采用胸外按压进行心肺复苏。(查鹏)

(编者:朱子扬、曹昆)